服务热线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热点新闻 » 正文

智能电网:能源革命与新能源革命整合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7-02-09  浏览次数:96
核心提示:历史上,美国人总是一次一次利用危机反败为胜,通过打击垄断,力行改革,开放市场,扶持新技术,重新确立世界经济和新技术的领导
历史上,美国人总是一次一次利用危机反败为胜,通过打击垄断,力行改革,开放市场,扶持新技术,重新确立世界经济和新技术的领导地位,并最大限度的 利用这一优势,为其获取最大限度的经济利益和国际政治成果。过去100年中,全世界虽然发生过多次经济危机,但是能与此次相比的只有1929年的“大萧 条”和1973年的“石油危机”。

  1929年经济大萧条后,热衷靠加大政府投资拉动内需的胡佛总统,又修路,又修水坝,结果是危机越演 越烈,直到自己下台。1933年3月罗斯福就职后推动了一系列“新政”,其中最为着名的是1935年8月28日他力排众议签署生效了遏制垄断利益集团的 《公用事业控股公司法(PUHCA)》,限制了电力公司、电话公司等企业的跨州垄断,为美国发展新型发电输配电技术、普及电话通讯技术、发展民航业等扫平了道路,调动了全社会的投资热情,恢复了经济增长,使美国在这些领域长期保持了全球的优势地位。

  1973年10月中东战争导致全球石油危机,美国又利用这次危机浴火重生。不仅实现将"金本位"的美元转为“石油本位”的凤凰涅盘,1978年卡特总统签署了《公用事业管制政策法(PURPA)》,对高效的热电联产和小型水电站接入电网销 电,以及电力公司提供备用电力保障等细节进行了明确规定。通过制约石油公司和电力公司垄断,使天然气的利用和独立发电公司及分布式热电联产技术得以快速发 展,掀起了全社会的投资热情,并吸引更多企业参与解决能源供应问题。对全球的石油价格也形成了遏制作用,最终在低油价的条件下使全球经济渡过难关。此后, 美国在天然气开发利用、燃气轮机和燃气内燃机发电技术、余热空调技术、建筑节能技术,以及项目投融资领域都处于全球领跑者的地位,并使能源利用效率大幅度 提升。

  其实,美国发展智能电网仍 然困难重重。首先是谁来制定规则?美国是一个联邦制国家,各州政府在法律上依然权利很大,美国没有一个全国性的电网企业,电网的监管权限不在联邦政府而在 各州。美国能源部可以制定标准,全难以统一规则,因为一些规则背后可能是经济利益,使各州之间难以实现利益均衡。而相比之下,中国的优势更加明显,如果国家电网公司能够审时度势,以开放改革的心态及时调整战略完全可能后来居上,成为全球标准制定的参与者,成为行业的领头羊,成为下一个“微软”奇迹。

   其次是家电制造企业如何跟进?电力线数据传送技术的实用化,将一个家庭、一个商店、一个工厂的用电信息汇集和控制指令下达到终端的最简便、最低廉的方式 就是通过低压电网的电力线,这并不需要非常大的通讯容量。目前电力线上网的技术瓶颈已经不在于此,但是如果没有电力公司和电器制造厂家的共同配合很难形成 有价值的实用产品。美国已经很少,甚至不再生产家用电器,而这些电器很多是在中国制造,如果中国家电制造企业和电网公司共同配合,接合需求侧管理工作开发 一些有价值的、实用性更强的智能家用电器,中国企业会在终端产品市场上占据一个个次级制高点,创造大量的就业机会,并保持中国作为制造业大国的地位不被更 加重视信息化的印度夺走。

  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中国也曾遭受到巨大冲击,为了应对危机国务院和时任总理的朱镕基一方面坚持国有企业 改革,使大型国企和金融机构恢复生机,顺应市场化竞争;另一方面坚持加入WTO,使中国从全球引进资金、引进技术、引进管理和引进资源,并在全球开辟了更 加广阔的市场;第三是进行住房制度改革,开放房地产市场,调动了各级政府、中央企业、地方企业、民营企业和每一个家庭的投资积极性,不仅带动了房地产行 业,还拉动了钢铁、建材、装修和家电等多个行业;但最重要、最深远的还是当时以极大的魄力和远见卓识开放了互联网,不仅创造了大量的高新技术的中小企业, 并促进了就业;提高了国家整体信息化水平,使信息更有效地传递,增强社会自组织能力;更为中国社会、经济、科学、教育的整体进步加入了巨大能量。

   全球金融海啸和中国经济的急速下滑,美国信息革命和新能源革命的整合都将中国的电网公司推上了风口浪尖的矛盾焦点,不管愿意不愿意电网企业成为中国经济 能否走出下滑态势,中国能否跟上这一次全球技术革命整合风头的关键因素。各级电网企业都应该清楚地认识到这一处境和历史重任,选择做时代的引领者,还是成 为阻碍者?已在睽睽众目之下。在输电技术上应该将重点放在常温超导输电技术上,而不是各国相继放弃的特高压技 术;在分布式能源上变消极为积极,支持鼓励分布式能源并入电网,并给予宽松和较优惠的接入条件;在电网信息技术上积极投资并大力争取工信部的支持,将电力 线作为一个新的网络信息渠道,并主导相关标准和通信协议的制定;在智能化电器上以开发协作的态度,甚至提供一切开发试验环境乃至资金,作为电力需求侧管理的关键环节予以大力扶持。

   据对算,2008年中国全社会用电量34268亿千瓦时,输电、配电和用户端损耗约9%,每年线路损耗约3000亿千瓦时,折合1.5亿吨原煤,相当 7000万千瓦装机容量,3000亿元人民币的电源投资和3000亿元人民币的电网投资。由于需求侧变化难测,管理手段不足造成电网调度难以实现优化、节 能、安全,导致大量发电机组发电煤耗损失巨大。根据中电联有关专家介绍,浙江玉环超超临界机组理论热效率高达45%,供电煤耗为288.5克/千瓦时,但 由于需求变换和调度无法优化,导致该电厂经常处于亚临界运行。我国600MW机组供电煤耗率平均为339.7克/千瓦时,煤耗增加约50克。我国全社会用 电量约80%来自煤电,以每千瓦平均损失20克计算,相当每年浪费7676万吨原煤。发展超导输电和智能电网,大力改善需求侧用电波动影响,提高电网调度 调配能力,减少输配环节损耗,节约的市场空间超过2.26亿吨原煤,无论是经济价值、社会价值,还是环境价值都具有深远意义。

  目前,国 内外舆论和专家对于中国电网企业能否实现这一思维模式的转轨并不乐观,一个如此规模的企业认识这样一个问题确实需要一些时日。但是中国电网企业具有极为出 色的执行力,在应对冰雪灾害、发展特高压电网上大家已经目睹,一但转变思维,中国电网企业成为未来新技术的领跑者将不容置疑。智能电网引导的新技术将牵引 中国增加就业,恢复信心,促进投资,保持增长,走出危机。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不良举报  文明转播  行业协会  可信网站